您的位置:主页 > 文化 > 军事 >

“风”或“湿”都抵不过免疫系统倒戈一击

2017-12-31 14:28   浏览次数:   来源:网络整理  

  类风湿性关节炎(Rheumatoid Arthritis)大概是生物史上最古老的疾病之一。古生物学家曾在恐龙的化石中发现类风湿性关节炎存在的蛛丝马迹。而在美国田纳西州出土的印第安人骨骸则显示,早在公元前45世纪,就已经有人类成为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患者。类风湿性关节炎会让患者承受巨大的疼痛,还会让关节僵硬变形,因此对社会有不小的影响。

  流动无状,来去无踪

  在现代科学产生之前,人类对疾病的解释来自感官和本能的直觉。因为不同地区的人类仍属同一物种,神经功能和认知能力相仿,足以抵消文化和生活环境带来的影响,所以不同地区的传统医学在对疾病的解释上也有惊人的相似性。

  英语里,风湿病(rheumatism)来自希腊语词根“rheuma”,意为流动(或运动),尤其是指在身体的不同部位间流动。一般认为,借用运动来描述疼痛的是古希腊著名医学家盖伦,他首先使用了风湿这个词。盖伦继承了希波克拉底的体液学说,认为人体内有四种体液,这四种体液如果失去平衡,就会造成疾病(这种说法完全可以在中医理论中找到对照)。此后的医生认为,体液在身体中流动,并在关节中过度积累,就会导致疼痛。

  与之类似,中医同样注意到了关节疼痛来去无踪,转移迅速的特点,并用常见的自然现象“风”来形容它。《素问・风论》描述:“风者,善行而数变”。在中医的描述中,有大量的疼痛被称为“风”,比如痛风和头风。而盖伦理论中流动的液体也可以在中医中找到对应,也就是象征水分的“湿”。《黄帝内经》和成书于西汉早期的《神农本草经》都分别提到了“风”和“湿”,不过作为两个不同的病因。直到东汉末年的《金匮要略》里,作者张仲景才把关节痛和发热等症状统称为“风湿”。

  传统医学理论的论证往往混杂了因果,形成循环论证。比如,这些理论会根据症状的表现将某种自然元素或自然现象附会在一起,并将之作为病因。在这种情况下,西方和中国的传统医学都把湿度和气温作为风湿病的起因。而现代医学中,风湿病涵盖了一大类疾病,类风湿性关节炎是其中之一。

  类风湿性关节炎和痛风,不是一种病

  一般认为,类风湿性关节炎在现代医学中的描述出现于1800年,由法国医生奥古斯丁•朗德雷-博韦(Augustin Jacob Landré-Beauvais)完成。那一年朗德雷-博韦只有28岁,在一家收容所工作。他收治了很多关节剧烈疼痛的病人。当时的医生已经知道,痛风也会产生剧烈的关节疼痛。但朗德雷-博韦发现,自己的病人大多数是穷人,女性居多。这大概也是他作出新发现的原因——在那个年代,医生们一般只关注富有的男性病患。朗德雷-博韦注意到了这种新疾病和痛风的区别,但仍错误地认为它和痛风关系紧密,所以将之命名为“原发性衰弱痛风”(Primary Asthenic Gout)。

  第一个真正区分痛风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是英国医生阿尔弗雷德•加罗德(Alfred Garrod)。加罗德曾经分析过痛风患者的血清,发现其中含有过量的尿酸,但有些被诊断为“痛风”的病人身上则没有这种现象。他把这些病人所患的疾病重新命名为“风湿性痛风”(Rheumatic Gout)。此后,加罗德的第四个儿子阿奇博尔德(ArchibaldGarrod)进一步对这两种疾病作了区分,彻底摒弃了“痛风”的称谓,第一个使用了类风湿性关节炎(RheumatoidArthritis)作为疾病的名称。

  即使这些先驱正确认识到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地位,但却没有足够的知识和工具研究这种疾病的本质,所以自然都想不出什么像样的治疗方法。长期以来,西方一直采用放血疗法和水蛭吸血法来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——这是19世纪前的西医们在面对肿胀的身体和猜测体液失衡时万用的疗法。除此之外,他们还给病人喂了不少金属和非金属元素(比如金、铋和砷)。这不仅对病人毫无帮助,还会带来明显的副作用。

  发现“物质X”

  真正意义上的治疗方法出现在20世纪20年代的一次意外的医学观察。

  1928年,出生于匹兹堡的美国医生菲利普•亨奇(PhilipShowalter Hench)成为梅奥医院风湿科的主任。当时,医学界对风湿了解甚少,大体上认为这是由某种病原体导致的传染病。所以,风湿科被称为“梅奥医院的软肋”。